临夏州文化广电和旅游局
关键字: 
首  页 【要闻中心】 【政务公开】 【业务工作】 【专题专栏】 【旅游资讯】 【游在临夏】 手机浏览

当前位置: 首页... 游在临夏... 【游】 大墩峡放歌(二)


大墩峡放歌(二)



    [作者:马春芳 发布时间:2018/11/20]     浏览人数:655 字体:[ ]


    阿伊莎姑姑是循化县孟达人,和发土麦家是亲戚,姑姑喜欢手里随时拿着针线,她扫路的时候戴手套,做针线时把手套取下来,放到她的小袋子里。她拿出做了一半的鞋垫,是妈妈常做的三角梅——发土麦喜欢的图案。“姑姑,我学做一会儿,这个梅花我也会做呢!”发土麦兴冲冲地说,姑姑拿出针线,默默地递给了她。 

    发土麦没有听妈妈的话,天气闷热,戴的口罩闷得她很难受,她取下口罩,舒舒服服地晒在阳光里,仿佛大墩峡里美丽的山丹花,尽情地在风雨里绽放。 

    树荫下,发土麦做针线,阿伊莎姑姑拿出手机看是否到了饭点。午饭一般11点30分后开始,从她们坐的地方到饭点,要走十几分钟路。 

    早上扫路,其它时间她们随时拾捡游客乱扔的垃圾。下午,发土麦明显跟不上阿伊莎姑姑的脚步,好强的小姑娘筋疲力尽地移动着步子,阿伊莎姑姑好几次顺手帮她弄走垃圾,不让她动手。她们上上下下在峡里转了无数次,发土麦感到头重脚轻,一双腿像灌了铅一样抬不起来,她发现今天的日子格外漫长,太阳仿佛留恋大地上的花草树木,迟迟不肯落下去。 

    等到下班回家时,天空还有最后一抹晚霞。 

    放羊的伊俩斯赶着羊,横冲直撞地往村里冲,羊群一路上洒了好多的羊粪蛋蛋,臭气熏天。 

    人们骂着羊群,埋怨赶羊的男孩,匆匆忙忙往家里赶。想起早上唱花儿的少年,发土麦不由多瞅了一眼,她怎么也无法相信,眼前腼腆的红着脸的男孩,会唱出如此优美动情的花儿!她心里默默地想:“真是人不可貌相,海水不可斗量啊!” 

    妈妈在门旁抱着弟弟等她。发土麦想起外婆就是这样等妈妈的,而她的外婆已经回舅舅家里去了。 

    阿伊莎姑姑逢人就夸发土麦,她见妈妈和姑姑说话,累得踉踉跄跄依然装作开心的神情,走到妈妈跟前,抱过弟弟。妈妈见发土麦抱着弟弟,问她累不累,要不要喝水,饿了吗?发土麦摇摇头,仿佛过了人生最开心的一天般兴高采烈地进了家门。 

    此时,她多么想躺到土炕上,舒舒服服地休息一会,她知道,她不能这样做,否则,妈妈明天不会让她去扫路。 

    为了明天继续去扫路,她必须要学会坚持,学会坚强。 

    “阿妈,奶奶回去了吗?”发土麦若无其事地问妈妈。她知道,妈妈此时正在观察她的举动,她淡淡地询问妈妈,心里真希望妈妈不要在意她才好。妈妈右手拿着水壶,左手提着饭桌,急忙来给她倒水。发土麦赶忙阻止,她告诉妈妈,自己中午吃得好,大墩峡里有叔叔给她们买了饮料。的确,下午大家在一起时,峡里游客少,遇到老板回家,给她们发了饮料,发土麦不知道这是老板专程来送的,还是顺路给的,总之人们都很高兴。这时发土麦才想起她的饮料还在阿伊莎姑姑的包里,可她没有去取,她太累了。 

    晚上,发土麦收拾好明天的东西,她把脚上的布鞋刷干净,晾到窗台上,装好英语书和一本故事书。七岁的妹妹追问:“姐姐,你坐旋转木马了吗?”“坐了”。“你怕不怕”?“怕”。妹妹还在问,妈妈对她说,饭温在灶房的锅里。发土麦告诉妈妈,她午饭吃太饱,不想吃了。洗了脚,她习惯地锁好家门,领着妹妹到偏房睡觉去了。 

    睡下后,她觉得今天格外漫长,头一沉昏昏睡去。半夜脚疼得厉害,她又醒了好几次。 

    第二天,妈妈要去扫路,发土麦坚决不同意,她说她喜欢大墩峡,喜欢大墩峡里的风景,昨天没有看够。其实,她根本没有时间去玩耍,更不要说看风景了。 

    从此,发土麦执意去扫路,外婆听说发土麦去扫路,就没有再来他们家。山坡上唱歌的少年,每天唱着花儿。阿伊莎姑姑用她那带撒拉族口音的歌声也唱起花儿:“松枝手搭给者龙墙上,脚踩者花箐的树上,”姑姑还没唱完,崖坎后面的韩哈三打趣起来。他用浑厚的男高音起趣:“大力架崖豁过来了,撒拉婆颜姑(撒拉语嫂子)哈见了,撒拉婆颜姑是好颜姑,手大么脚蛮者坏了!” 

    “尕妹是牡丹花中的王,绿叶子扶住着里,手大呀脚蛮地包闲谈(嫌弃),走两步路儿是干散。”不知哪个女人回了一段,峡口顿时热闹起来,山谷里一片笑声。人们仿佛忘记了一天的劳累,你一句,我一段地唱起了花儿。 

    夕阳西下,花儿像自由的蝴蝶,飞翔在大墩峡的山谷低洼,歌声连同人们的笑声,在斜阳的余晖里,飘向远方。 

    发土麦习惯了扫路的日子,阿伊莎姑姑总帮她。她发现了扫路的规律,只要早上挑选一把轻便的扫帚,均匀使力,扫路没有刚开始那么劳累,而且只要头几天清扫干净,路面不用天天都扫。由于她的勤劳和辛苦,她的路段看不见一点垃圾。所有人都发现,这个小姑娘,并没有看起来那么柔弱。在人们的夸奖里,发土麦得到了管理伯伯表扬,还给她奖励了两袋洗衣粉,拿着洗衣粉,发土麦心里五味杂陈。她那白皙的面庞,已经在扫路的日子里变成古铜色,扫路的媳妇们开玩笑,说她是“麦子颜色的尕阿姐,尕花儿要配个对对里”。她听了,又气又急,拿她们没有办法。 

    这天回到家里,爸爸来电话说,今年赚了钱,要修新房子。这时村主任也来动员他们家修建新房子,说是政府有补助款给他们,而他们家的旧房子作为保安族历史悠久的民族遗迹,将保护起来。 

    几天后,发土麦收到录取通知,她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临夏回中,拿着自己努力挣来的一千元钱,她踏上了新的人生征程。漫漫一生,每个人都要经历自己的欣悦和伤痛,感谢贫穷给了法土麦历练的机会,在不断的历练中,她像大墩峡山巅的山丹花,经受阳光的荼毒,饱受风雨的击打,依然努力拼搏,绽放人间最美丽的芳华。相信她的人生一定会像大墩峡里的蝴蝶,五彩缤纷。

    (完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