临夏州文化广电和旅游局
关键字: 
首  页 要闻中心 政务公开 业务工作 专题专栏 旅游资讯 游在临夏 互动交流 办事服务 手机浏览

当前位置: 首页... 游在临夏... 【行】 秋天感怀


秋天感怀



    [作者:魏敏毅 发布时间:2018/10/19]     浏览人数:927 字体:[ ]


    夏日的繁华演尽,天空高远清淡,树叶随风簌簌作响,转眼之间,又是秋天了。 

    春夏秋冬,四季轮回,伫立于茫茫天地之间,感受着匆匆岁月无情,如果说春天带来的是生机,夏季带来的是躁动,冬季带来的是萧索,那么秋天带来的则是凄美。秋天是用一次生命来延续下一次生命的季节。虽然那些花草树木都不在了,但是它们却得到了永生,用此时的煎熬换回来年更灿烂、伟大、令人震颤的季节。 

    到了秋天,院子里有阳光的时间比较短了,阳光比较柔和了,接着那棵小树的叶子也黄了,树上的硕果染上了橘红的颜色,城市的高楼大厦和农村的独立院落,在秋阳的照耀下,都呈现出一片凄凉的金色。和秋天连接在一起的是阴郁而潮湿的天气、泥泞和雾。一种不自然的绿色——烦闷的、不断的雨水的产物,像一层薄薄的网似的笼罩在原野和田垅上。草地变成金色,秋天的花朵露出它们苍白的花瓣,雏菊现在很少用白色的眼睛戳破草坪,人们只看见淡紫色的花托。遍地都是黄色,叶子变得稀疏,色调转变浓重,阳光已较为倾斜,让橙黄色的微光溜进树林里面。花不多了,但仍然有菊花、月季、牵牛花与一串红,不甘寂寞地开着,依然那么火爆,那么一往情深。深秋时节,森林里那一望无际的林木都已光秃,老树阴郁地站着,让褐色的苔掩住它身上的皱纹。无情的秋天剥下了它们美丽的衣裳,它们只好枯秃地站在那里。萧瑟的秋天,太阳黯淡了,自然界萎谢了,落叶簌簌,万物凋零,预告着冬季即将来临。 

    秋天里凉风瑟瑟,蝉鸣嘶嘶。“悲哉,秋之为气也!萧瑟兮,草木摇落而变衰。”“佳人伤春,吉士悲秋”,一直是骚人永恒的主题。秋之为气,肃杀悲凉,很容易引起人的伤感,故历代文人对秋天的到来,大都抱着悲伤的情怀。受他们的影响,每次读起古人的诗句,总是会被浓浓的悲秋情绪紧紧包裹,却又不能挣脱,独自啜饮慢慢膨胀的忧郁与失落,也不知这到底是“爱上层楼,为赋新词强说愁”呢,还是“欲说还休,却道天凉好个秋”!悲秋之情古已有之,且看看有多少敏感而又多情的诗人,曾留下过怀秋抒怀的诗句吧。 

    《诗经》中的“秋日凄凄、百卉具腓”“蒹葭苍苍、白露为霜”“桑之落矣,其黄而陨”,都是对秋发出的唏嘘。曹丕的“秋风萧瑟天气凉,草木摇落露为霜”,生动地描绘了秋风吹袭天气转凉,草木干枯,黄叶被寒风吹落,夜露也因寒冷凝结为霜的秋日景象。范仲淹的“碧云天,黄叶地,秋色连波,波上寒烟翠”,所绘景色清微淡远之致,情与景交融,引人神伤。到后来王实甫在《西厢记》“长亭送别”一折中将此词稍加引发,改为“碧云天,黄花地,西风紧,北雁南飞。晓来谁染霜林醉?总是离人泪”,更是令人迷离惝恍、怅然若失。“多情自古伤离别,更哪堪冷落清秋节”,是柳永的叹息,凄凄柳下,再会无期,能带走的似乎只有满怀的秋风。周邦彦的“秋阴时晴渐向暝,变一庭凄冷,伫听寒声”,写的是凄清旅途的寂寥无助。韦应物的《闻雁》:“故园眇何处?归思方悠哉。淮南秋雨夜,高斋闻雁来”,写的则是怀人思乡的落寞情怀。相比以上对秋的无奈,李白在感慨之余也尽显了豪放诗人的本色:“弃我去者,昨日之日不可留,乱我心者,今日之日多烦忧。长风万里送秋雁,对此可以酣高楼”。 

    对深秋的到来,跋涉在征途中的唐三藏师徒有着更深切的感受:“数村木落芦花碎,几树枫杨红叶坠,路途烟雨故人稀,黄菊丽,山骨细,水寒荷破人憔悴。白蘋红蓼霜天雪,落霞孤鹜长天坠。依稀黯淡野云飞,玄鸟去,宾鸿至,嘹嘹呖呖声宵碎。” 

    总之,秋天的景色大都凄凉,凄风苦雨,枯草落花,雨打残荷,雁鸣长空。然而,换了不同的心境,诗句也会大不相同。心绪佳时,便秋风得意。周彦邦就有词云:“暮色分平野。傍苇岸、征帆卸。烟村极浦,树藏孤馆,秋景如画。”刘禹锡就在秋风中找到了寄托,从感时伤怀中解脱了出来:“自古逢秋悲寂寥,我言秋日胜春朝。晴空一鹤排云上,便引诗情到碧霄。”杜牧也在《长安秋望》中望出了秋日的风轻云淡,别有洞天:“楼倚霜树外,镜天无一毫。南山与秋色,气势两相高”。李商隐把秋的寂寞跟春的繁荣加以对照,形成强烈的对比,使读者在巨大的反差中,感受到极大的震撼:“如何肯到清秋日,已带斜阳又带蝉!” 

    春华秋实,夏热冬冷;春耕夏种,秋收冬藏;春生夏荣,秋繁冬枯。四季里演绎盛衰枯荣,正是有了春的美丽才有了秋的丰盛,也正是有了秋的充实才显出春的空灵。春华秋实,是继承与繁衍,是生长与延续,是欢欣与悲壮。秋天虽没有春天的美丽与妖娆,但却以金黄的神韵,潇洒地展示着一种丰富与成熟,典雅与庄重。秋天,更是人们收获硕果的季节。秋天,成熟的果实低下了头,不是风,它怕早已霉烂枝头;不是雨,它怕早已枯落山沟;不是光,它怕早已灰暗苍白;不是热,它怕早已憔悴丑陋。感谢风吹雨打,给硕果成熟的筋骨;感谢光照日晒,给了硕果成熟的俊秀。在四季的喧嚣中,秋天的万物都成了独特的风景。